养生美容_健康养生-养生健康网
养生美容_健康养生-养生健康网
养生美容_健康养生-养生健康网
美容美体

山东济南喜悦整形机构女老板打顾客引热议 记者调查整形失败者维权路之难

“你觉得你给我造成麻烦了,我会让你活着离开济南吗?”

“给市场监管局打电话,一个字说得让我不满意,大嘴巴子照你脸上扇!”

“打完电话,我就放你走!”

近日,山东济南喜悦整形机构女老板刘某明殴打顾客的视频引发广泛关注。9月7日,该整形机构官微发布声明,称视频中的顾客是专业医闹团伙成员。9月9日济南公安发布通报称,犯罪嫌疑人刘某明涉嫌非法拘禁罪,被依法刑事拘留。

据记者调查,现实中,医美维权遭遇困难的情况不在少数。接受记者采访的专家介绍,除了被少数医美机构使用“私刑”和“死亡威胁”外,大多数整形失败者在维权时还面临举证难、鉴定难等问题,一些医美机构或推卸责任拒不提供相关材料,或采取拖延战术。而在各地司法实践中,由于缺乏配套法律法规,即使诉讼成功,赔偿金额也往往和当事人诉求相去甚远。

医美乱象层出不穷,纠纷骤增维权困难

“相信我就把你变美,不相信我就把你的情敌变美”“没有美丽的外表,再有趣的灵魂也无人问津”“信你就来一针,不信请你继续丑下去”……

记者调查发现,当前,电梯间的洗脑式医美广告开始逐渐退散,但微信朋友圈、微博等社交平台上用文字和图片编织的容貌焦虑还在继续。最常见的就是拿一张长相普通或容貌有些缺陷的人的照片和一张长得比较好看的人的照片放在一起,然后再加一些富有暗示性的文字,比如好看的人在职场上容易“躺赢”等。

《2021中国职场女性洞察报告》显示,超五成职场女性有容貌焦虑,90后容貌焦虑的占比最高,达到60%。此前,有媒体面向全国2063名高校学生就容貌焦虑话题展开问卷调查,结果显示59.03%的大学生存在一定程度的容貌焦虑。

中国整形美容协会美容医学教育与管理分会副主任委员、北京至瑾律师事务所主任李岑岩对记者说,目前医美广告乱象较多,一些医美机构在广告中大肆渲染,是导致“容貌焦虑”产生的重要原因。

记者通过搜索发现,喜悦整形全称为“山东沃德喜悦医疗美容有限责任公司”,其实际经营范围并不包括整形外科、美容外科等经营范围,根据《医疗美容服务管理办法》,喜悦整形可能并不具备医美资质。此外,在济南市卫健委的网站上查询医疗机构资质,也查不到“喜悦美容整形医院”。

而在医美行业内,这种情况并不在少数。《2020年中国医疗美容行业洞察白皮书》显示,2019年我国具备医疗美容资质的机构约1.3万家,而非法经营的医美店铺数量超过8万家,合法医美机构仅占行业的14%。在合法的医美机构中,还存在15%超范围经营的现象。

一边是颜值经济和轻医美的普及化,一边却是医美乱象和纠纷的不断增长。中国消费者协会官网发布的全年受理投诉统计表显示,2015年医美投诉数量为483起,到了2020年已经达到7233起,增长近15倍。此外,在医美纠纷中,消费者维权往往非常被动,相当一部分医美纠纷的维权最终都以消费者败诉而告终。

在拥有18万人关注的百度贴吧“整容失败吧”,有上万条帖子诉说着自己因想变美而走过的弯路,有人曝出整容失败的素颜照,“几万元隆了个猪鼻子”“打了水光针脸烂了”“提眉留下两道疤痕”;有人用文字控诉自己被医美机构坑骗的过程,包括整容贷和各种手术失败。

代理过多起医美纠纷的福建瀛坤律师事务所律师丁叶杉告诉记者,消费者想要医美维权成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由于市场上充斥着假针剂、黑诊所,即使消费者万般小心,一不留神还是可能会掉入陷阱。更何况在接受医疗美容服务时,不少消费者并未与医美机构签订相应的服务合同,合同中也未明确约定具体的服务标准或者服务效果,或者没有留存相应的就诊记录、告知书等病历资料,有的甚至使用化名接受医美服务。一旦发生纠纷,消费者难以证明自己与医美机构存在服务合同关系,以及医美机构没有达到其承诺的服务效果等。”丁叶杉说。

缺乏相关评判标准,是否失败难以认定

就在喜悦整形事件曝出后不久,今年9月10日,四川成都的王女士称自己看病拍CT时发现左右胸不对称,疑似2020年8月在成都美绽美整形医院做的隆胸手术将假体放反。随后,她找到医院进行维权,院方拒不承认,称只有解剖才能证明。王女士称,维权时还遭到医院工作人员殴打致脑震荡,眼睛红肿,身体多处受伤。院方工作人员回应称对此事不知情。

近日,记者在大众点评上随机挑选了5家医美机构,以求美者的身份向客服咨询。当谈到万一出了问题会如何处理时,所有机构都表示手术是严格按照流程操作的,一般不会出现什么问题;当记者再三进行追问时,客服便一直兜圈子,没有一家医美机构正面回应这个问题。接受记者采访的多位当事人称,医美机构最常见的态度就是“前恭后踞”。

上一篇:美力绽放 容耀龙城:古雅子梵盛大开业开启山西医美新时代

下一篇:医美行业也该来一次大“整形”

百度